商会新闻

您的位置: 浙江省侨商会 >> 商会新闻

在医院全面推行强制安检制度!丁列明代表这份议案,令人百感交集!

[作者:转自《烧伤超人阿宝》微信公众号 来源: 浙江省侨商会 时间:2021-03-08 11:13:10 阅读:200 次

  最近几天,中国的医生护士们,都记住了一个之前很陌生的名字:丁列明。

  针对不时发生的暴力伤医甚至杀医案件,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侨商会常务副会长、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提交了一份全国医务人员翘首以盼多年的议案:在医院全面推行强制安检制度!

 

 

  在这份《关于加快在医院全面实行强制安检的建议》中,丁列明代表提议:

  通过修订法律或地方出台条例等,要求政府设立专项预算经费,支持并要求医院配备安检人员、安检设备,选择有安检资质的保安服务公司从事安检工作。所有进入医院或其重点区域的人员应配合安检,拒不接受的,医院有权拒绝其进入;对强行进入或扰乱安检现场秩序的,有权立即制止或报告公安机关处理。如发现禁止携带的物品,有权先行控制现场,向公安机关报警;发现限制携带的物品,应告知其寄存。同时,设置安检绿色通道,保障急危患者救治。因身体或其他原因不适宜接受设备安检的,应提供人工安检。
丁列明代表还建议:

  在二级以上医院设立警务室,配备必要警力,真正发挥作用,加强对医院日常安保工作的检查指导,开展巡逻、防控、处置工作。在医院安检口、急诊室、诊疗科室、医生办公室、护士站等配备一键报警装置,与安全监控中心和警务室联网,并接入属地派出所,装置一旦触发,民警和医院安保人员立即到现场核实情况,制止违法行为。

  丁代表的这份建议,有理有据,缜密细致,针对性明确,可操作性极强。

  看得出,丁代表花了很多的心思,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才做出这样一份优秀的议案。

  看完丁代表这份议案,阿宝内心真是百感交集,又开心又难过!

  阿宝感到开心,因为:这个议案,全国医务人员,已经翘首以盼多年!

  在全国医院强制推行安检制度,这是深受暴力伤害之苦,对多年来屡禁不止甚至在某些地方越来越猖獗的涉医暴力忍无可忍的一线医务人员,呼吁多年的事情。

  可以说,这份议案里的每一句话,都写到了一线医务人员的心坎里;这份提案中的每一条建议,一线医务人员多年来都孜孜以求。

  今天,丁代表的这份议案,终于将这件事情,纳入最高立法机构的讨论和决策程序。

  无论这个建议能否马上得到支持和采纳,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就在昨天,总指挥做出明确指示:要加强对医务工作者的保护、关心、爱护,提高医务人员社会地位,加强医院安保力量和设施建设,依法严厉打击医闹和暴力伤医行为。

  丁列明代表这份议案的指导思想,完全符合总指挥讲话的精神。这份议案一旦得到采纳,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将总指挥对全国医务人员的关心落到实处。

  在此,阿宝身为一名普通医生,谨代表个人,向丁列明代表,致以最真诚的敬意和谢意!

  在为这份议案感到开心的同时,阿宝内心里面,又感到有些难过和失落。

  因为,这份全国医务人员翘首以盼衷心拥护的议案,竟然不是我们医疗行业代表,也不是医疗行业主管部门代表提出的。

  丁列明代表,并不是一位一线医务人员,也不是医疗行业主管领导,而是一位医药企业的董事长。

  丁列明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曾获得美国阿肯色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并考取医生执照成为一名病理科执业医师。2002年,他回国创立了贝达药业,成功研发出中国首个小分子靶向抗癌新药——盐酸埃克替尼。

  丁列明代表现在的身份,是贝达药业董事长兼CEO,而不是临床医生。

  丁代表是医科大学出身,又是药企的董事长,对医疗行业和医务人员,肯定有很特殊的感情。这大概也是他明明可以事不关己,却本着良知和道义为一线医务人员振臂一呼的重要原因。

  作为一名普通的一线医生,在感谢和感激丁列明代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同时,我忍不住想问一句:面对一线医务人员深恶痛绝的伤医暴力,我们医疗行业自己的代表在哪里?

  在不久前,阿宝曾写过一篇文章:没有平安医院就没有健康中国,吁请医界代表采取行动!

  在文章中,阿宝流泪写道:

  吁请各位医界代表,承担起应当承担的责任,采取行动,发起提案,严打涉医暴力,建设平安医院,助力健康中国!

  这份议案,我们见到了,但发起者,却不是我们自己的医界代表。

  最关心医生死活的,不是我们卫健委的代表,不是我们医管部门的代表,不是我们医疗行业的代表,而是医药企业的代表,这是何等的讽刺和悲哀啊!

  我之前的文章中曾经分析过:在中国推行医院全面强制安检的阻力,到底来自于什么地方。

  那些所谓的“妨碍患者就医体验”、”治标不治本“的反对理由,其实不值一驳。

  全面推行医院安检,最大的阻力在于:医院安检一旦成为制度,有关领导需要承担的责任和风险就会大大增加。

  现在,医生被砍被杀,包括医院领导在内的各级领导,是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

  每次出现伤医和杀医事件,他们只需要例行公事的谴责一下犯罪分子,只需要让医院花点钱慰问抚恤一下伤者死者,不需要承担任何行政的和法律的责任。

  但包括强制安检在内的医院安保措施,一旦成为制度,有关领导就不得不承担领导责任。一旦出现伤医事件和杀医事件,就可能因为安检疏忽和安保不力被追责。

  也正因为如此,医院全面安检,这一全国医务人员呼吁多年的事情,至今阻力重重,仅在北京等地得以实施。

  人是会变的,很多时候,屁股变了,想法也就变了。

  我曾经的一位朋友,做主治医的时候,天天在朋友圈义愤填膺的声讨医闹。后来他当了专家,成了二线,逐渐的不再骂医闹,而是开始嫌一线年轻大夫脾气暴躁受不得委屈。

  我曾经的一位朋友,在当医务处领导负责处理医患纠纷的时候,对医闹是深恶痛绝。后来当了院办主任不用直面医闹了之后,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圣母,整天说什么“安检能拦住凶器,却拦不住愤怒与绝望”之类的屁话。彷佛这世上只要有愤怒和绝望,医生就活该被砍被杀。

  今天,在全国最神圣的会议上,一位非医疗行业的代表,提出了全国医务人员呼吁多年的议案。

  在欣喜之余,我真的感到非常的伤心和难过。

  希望我们医疗行业的代表们,也能够在这样一个神圣的场合,为我医疗行业,发声音,进铮言! 

 

 


相关新闻